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八一中文网 > 去地府做大佬

【965】试探

去地府做大佬 | 作者:起床难 | 更新时间:2020-02-14 18:18:4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逆天神医圣墟(圣虚)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纵横诸天的武者王牌自由人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诸天剧透群暗月纪元随身带个抽奖面板
  玉阙宫中终日不停歇的阴风再次发出连声轻啸,拂过宫中,游走而过之处,草木随风晃动。

  唯有那天坑口洒下的阴日之光,构成的巨大光幕,依旧在风中一动不动。

  明媚的阴日之光,给玉阙宫中大多数殿堂楼阁,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薄光。没有丝毫的诡异阴森,反而平添几分**肃穆。

  豢养在绝香苑中的几只鹿蜀,在阴风之中闲庭漫步的走到了主楼石基前不远处,在环绕着石基水渠边上的一株大树下站定后,缓缓低下头去,津津有味的啃食着身前地上散发着芳香的青草。

  这里青草肥美,其中又多有奇花异草,多为可以做强筋健骨药引之物,倒是让绝香苑中的食草兽魂们,比其他地方的多数兽魂更是健壮,也更有耐力,极其擅于长途奔跑。

  树上那几只已经被黑猴降服的白猿,正蹲坐在树枝上,一边抓耳挠腮,一边低头细看着下方的吃草鹿蜀。

  时而还不忘了从身边的树枝上,扯下几片嫩叶,放到自己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着。

  苑中还是那么的自然祥和,只是因为萧茯雷的到来多了几分热闹。

  “更何况终有一日,以你父王的倔强,他也一定要你来辅政的,那便是立你为储的时候。而为储君者为何要如此狭隘呢?今日你对你弟弟这样,明日你就会对大臣们也自然会是这样。诸鬼就会惧怕于你,会对你无形中阿谀奉承,不再说真话和实话。”风中风铃轻响,远处欢声笑语依旧,而站在主楼门外的鬼母对女儿继续说到:“到时候你会发现,你很孤独的。若是你再遇到危机,就会孤立无援,谁都巴不得你快些因此丧命,那时候的无奈和绝望会超乎你的想象的。”。

  萧茯苓也觉得在理,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心中已经在鬼母的开导下,慢慢地豁然开朗了起来。

  “有时候,我真的没法不去想,控制不住就会忍不住的去想。”很快,石基上的萧茯苓收起了笑容,蹙眉着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看向萧茯雷的时候,总是会想起他那心狠手辣的娘亲。”。

  说完话后又是咬牙切齿,只不过这一次的咬牙切齿,并没有持续太久,不过是一刹那间的事而已。

  鬼母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女儿的这种心情,毕竟她也曾经经历过;于是她轻轻的拍了拍女儿的肩头后,又道:“那你知道为什么你父王不把萧茯雷,继续留在千乘宫里,要送来我这儿吗?”。

  鬼母再次把萧茯苓问得猛然一愣,稍加思索后,抬头望向了微微一笑的鬼母,好奇的问到:“为什么?”。

  其实这也是萧茯苓,一直以来萦绕在心头的困惑和狐疑。

  她萧茯苓在国事决策上很多问题里,一直也看不太懂自己的这个父亲。这次萧石竹把萧茯雷接出来的决定,萧茯苓依旧是看不明白的。

  之前萧茯苓也曾对此充满了好奇,但是对萧茯雷的仇恨,也因此而渐渐的淡忘了。

  现在鬼母再次提起此事,萧茯苓再次记起来了之前的好奇和困惑。

  “其实就是为了让他,不要学他母妃的狠毒,不要学他母妃满怀妒念,要茯雷做一个好孩子。”鬼母盈盈一笑,摸了摸萧茯苓的脑瓜:“也是你父王是非分明,知道萧茯雷是萧茯雷,涂瑶清是涂瑶清。涂瑶清的错,不该由茯雷这个孩子来承担或是分担。”。

  说话间,鬼母忽然发现女儿又长高了一些。

  已经要微微抬高一点手,才能摸到女儿小脑瓜了。

  “你父亲并不希望萧茯雷的未来,也是个小聪明不断,总喜欢耍心眼的孩子;也不希望茯雷在孤单中,渡过一个童年。否则的话,茯雷这孩子说不定会满身怨念的。”顿了顿声后,说出此话的鬼母举目看向前方,看向了不远处,正在花草间玩闹的萧茯雷和萧茯茶:“如果真的那样了,萧茯雷这个孩子一定难成大器。作为父亲,你父王自然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萧茯苓转头看向鬼母,见对方眼中没有丝毫的仇恨和愤怒,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

  萧茯苓知道,自己这雷厉风行就处理了涂瑶清,让青丘狐国都没有鱼死网破的可能的母妃,真的是接纳了萧茯雷那个孩子来的。

  这等胸襟和气魄,确实真的是世间少有的。

  “我可听说,母妃曾经你一怒之下,可是把我父王发配去看管天狗的。”萧茯苓接纳了鬼母的建议,也开始学着不再仇视萧茯雷,却还是忍不住笑笑,旧事重提道:“想要就此折磨和羞辱我父王的?那时候你好像没有这么豁达啊。”。

  鬼母微微一怔,脑海中也浮现了许多的过往之事,却又很快就不由自主的上扬了嘴角,答非所问道:“你从哪里听说的?”。

  满脑子都是过去和萧石竹共度的快乐时光,如走马灯一般一一闪过。倒是对萧茯苓居然知道这些事情,并未有太多的惊讶,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慌张来。

  “史官们编撰的《九幽国纪》和《冥府史》上看到的。”萧茯苓说着再次看向了鬼母,眼中充满了急切的好奇。

  好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史官们是不是杜撰编排。

  “确有此事,那时候我还根本不了解你的父王。”鬼母回忆着往事,双颊泛起淡淡红晕,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后来没多久他就做大将军了,那还是我提拔的呢;也不算是我折磨和羞辱他啊。而且你父王也喜欢犬马之兽,他和以前的天狗们相处得可好了,也把它们一只只养得皮毛油光水滑的。他自己也没有觉得去看管天狗,是发配啊。”。

  说话间,鬼母见到远处有个宫女,正引着疾步快走的国师盈盈,穿过了绝香苑,朝着主楼这边而来。

  国师盈盈向来稳重,如今快步疾行,脚下生风,脸上又有些许紧张,想必是出什么事了。

  于是,鬼母结束了之前和女儿的闲聊,对萧茯苓说到:“反正你今日没课,不如去和你弟弟妹妹们玩吧,也正好可以去学学怎么做一个好姐姐。”。

  萧茯苓也看到了自己的师父正朝这边快步走来,知道母亲有正事要忙了,很乖巧的点了点头后,转身朝着住楼下走去。

  “翁主。”停在了主楼下的国师盈盈,对萧茯苓行了一礼,打了个招呼。

  “师父。”萧茯苓也对她行了一礼后,朝着萧茯雷和萧茯茶那边去了。

  她才离开,国师盈盈就又迈步登上了石阶,朝着主楼石阶上去了。

  才到主楼门口,鬼母就让国师盈盈别行礼了后,带着她走进了主楼里去。

  带路的宫女微微行礼后告退,离开了主楼。

  “怎么了?”到了楼中的鬼母,问着此话坐到了正中处的玉案后去,也请那国师盈盈在身前坐下。

  “**,东瀛洲瘟疫的死亡数量又增加了。”才坐下的国师盈盈,就对鬼母说到:“被确诊感染的士兵,在一日之内有十之七八都在病魔的折磨下没能坚持住,相继去世了。”。

  这个坏消息,听得鬼母双手一颤,掌心冷汗深处之际,眼角肌肉连连抽搐几下。

  紧接着,紧锁着眉头的国师盈盈脸上担忧神色不减反增,对鬼母又说出了一个坏消息:“而且刚才鬼医属接到的密报,感染数量又增加了。光是度朔山上被感染的士兵数量,如今就已经过了千人了。”。

  “臣请求,就让臣先带队第一批鬼医们前往东瀛洲吧,秋月大人等待第二批物资和鬼医再前往东瀛洲。”站起身来的国师盈盈,对鬼母又恳切的急声说到:“素天居向来都有研究医术药术,正好可以为如此之快的感染疫情尽一份力。**,你就让臣带队去吧。”。

  鬼母半个时辰前也没有料想到,疫情传播会如此之快。现如今看来,确实应该打破原计划,让国师盈盈不要等待疫情稍微稳定一定再去,应该现在就带队去一趟东瀛洲了。

  没错,素天居从共工时代开始,到现如今的九幽国,充当的角色都是没有太大权利,无非只是做一下谋士,挂着一个虚职的国师而已。但她们这些女鬼擅长藏匿气息身形,也能呼风唤雨,但更重要的是,她们也研究各式各样的鬼病冥疾,一直在不断的开发和研发着医术和药术。

  如今的素天居弟子中,在医术药术上造诣颇高者也不少,国师盈盈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针对阴曹地府各式各样的瘟疫,国师盈盈不但对其治疗防控都了如指掌,而且有着丰富的治疗经验。她是前往东瀛洲控制疫情和治疗瘟疫的不二人选。

  但是,她也是个不可多得的鬼才。瘟疫感染和散播如此之快,这么的恐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鬼母也生怕国师盈盈急匆匆的去了,就回不来了。

  一时间,鬼母也有些犹豫,一反常态没了往日的果断。

  见**迟迟不做声,国师盈盈又急切的说到:“瘟疫猛兽,必须尽快除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天灾面前,我身为国师不该畏缩不前,素天居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请**下令,就让我先行一步去震灾吧。”。

  鬼母闻言,又想了想后,终于缓缓地点了点头:“我会下令的,在你出发之前会得到命令的,去准备吧。不过一切小心啊。”。

  鬼母她知道这是孤注一掷,但就算如此她也必须得搏一搏。正如国师盈盈说的一样,这场天灾再不采取有效的措施,后果不堪设想。

  鬼母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危言耸听。

  “好,我一定会注意的。”见鬼母答应了的国师盈盈,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走;全无畏惧,是那么的坚定。

  当她走到大门口时又忽然停住,却未回头,只是对身后的鬼母轻声说到:“对了**,主公回来的时候麻烦你告诉他一声,上次他派素天居弟子去南部各郡降雨的经费,还差一笔没有拨给我们。让他尽快把这笔钱拨出,给补上一下。”。

  说罢,国师盈盈毫不犹豫地迈步向前,继续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绝香苑......

  青丘狐国,青丘山山顶。

  郁郁葱葱的山顶上草木繁茂;站在山顶可以看到青丘山四周,散落在八方之上的那些层峙如浮图,上插宵汉,浑如一根竖插大地的长锏的光滑岩柱,在晨雾之中若隐若现。

  岩柱顶部露在了薄雾之上,顶部高耸的灯柱上,夜间点燃的幽冥鬼火已经熄灭;但岩壁却在阴日之光下熠熠闪光。

  也能依稀看到青丘狐国的先祖们,在那些岩柱上刻画下的岩画。

  在清晨柔和的阴日之光下,那些岩画为世人展示着青丘狐鬼们的起源,以及遥远的过往。

  若是没有清晨的薄雾弥散,甚至还能看到城西外万顷波澜有错落有致小岛无数的湖泊,和奔腾不息的江河,以及江湖之间阡陌纵横的良田。

  在青丘山的山顶上正中处,草木环绕之下有五块各有一色的磐石悬石错列,中间架空成了一个高约一丈,宽有石洞。

  因构成之石五块,共有五色,青丘狐国们也将其称之为五色洞。

  洞中摆着一张桌案,两旁左右地上,各摆放着一个以青玉雕琢而成,呈圆体罐状的熏炉。

  高不过一尺左右的熏炉器外等距离分布三只灵狐。灵狐昂首蹲坐,股后展开翘起的九条尾巴,都紧贴炉体。

  青烟袅袅,从中缓缓升起。

  此时那桌案上摆放着十个热菜和一碗香浓的高汤,青丘狐王和狐清平这父子俩,正隔着桌案对立而坐。

  在这个依旧晴朗的早晨,一起共进早餐。

  一边用膳的狐清平,也不忘了给对面的父亲青丘狐王,回报着昨天的事情。

  他把自己怎么给长琴挖坑,又是怎么说动了长琴之事,都对青丘狐王逐一细致的说了说后,举目看向对面的青丘狐王,不急不缓的请示道:“父王,是否开始蛊惑长琴,让他加入我们?”。

  从昨日长琴的表现来看,对方确实也向往着能够重归故里,在去做那火王,重掌一方土地和鬼民。

  狐清平倒是觉得,既然长琴是这么希望的,那青丘狐国倒是可以抓住这个机会,进一步的和长琴私下做成一笔交易。

  这样才能让青丘狐国的势力,再次渗透到九幽国的朝廷中心里去。

  至少一旦成功,长琴的作用会大于于郎官等这种小角色。

  为此,太子狐清平虽然面色平静,但内心却激动得很,已经心生迫不及待,跃跃欲试。

  倒是他对面的青丘狐王很是平静,无论是面色还是心境,都是波澜不惊的。

  青丘狐王一口一口的慢慢咀嚼着送到嘴里的美味早餐,慢慢的思索着。

  青丘狐王倒是觉得,虽然长琴的表现毫无演戏和欺骗的端倪,而且自己的儿子狐清平还尚未对长琴挑明青丘狐国的交换条件,但是还是不要轻信长琴,以免掉以轻心,倒是成了九幽国给青丘狐国挖坑。

  他必须得谨慎又小心才行。

  想到此,那青丘狐王微微摇头几下,否决了儿子的提议后,缓缓道:“不急,你再试探试探他吧。”。(未完待续)
去地府做大佬最新章节http://www.81zw.vip/qudifuzuodalao/,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天启风云世纪纵横无上仙朝忆潇湘长生公子傲世仙侠传血炎万古皆空大武无穷极灵混沌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