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战鹰传讯(第1/3 页)

四江辖域,破损为严重的二十四里长堤河道沿岸。

面前的一切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塌陷的房屋砖瓦毁坏、冲垮的农田横亘着人的尸身、断裂的木头堆积了好几处,遍地都是哀嚎的百姓。

他们有的抱着自己亲人被水泡得肿大可怖的尸体痛哭、也有的身上布满血红色的水泡疹子不停挠着、还有些饿到不行的,竟抓着草根生啃,活脱脱如同人间炼狱。

骑在马背上的玉如意攥紧缰绳,他身后的晏枷面色怪异,盯着那感染水疹的百姓若有所思,张头儿则是嘱咐着随行的安泰司护卫将这些场景记录在册,方便回京禀报给梅承庭。

“六公子,您可听过,大灾之后有大疫?”晏枷蓦然发声,吸引众人注意。

玉如意偏头望她,“何意?”悲悯受难百姓的少年反应有些迟钝。

晏枷同他耳语,“属下观那些长着疹子的百姓病症相似,怕不是……”

玉如意闻言循她视线看去,果不其然,那些疯狂抓挠着皮肤的百姓们皆长着一样的血红色的疹子,像是身上长着密集充水的瘤,恶心又诡异。

少年人眉眼一瞬凝重起来,他放眼远望,那凑在道路两旁无家可归的百姓,早有一半多数都感染了这病!

玉如意心下大喊一声不好,与晏枷对视一眼后,他朝后面三人吩咐,“你们三个,将还没有感染这疹子的人聚在一起,让他们先与感染这疹病的保持距离!若他们问起原因你们什么也别答,免得引起已感染此病的百姓的恐慌!”

三人闻声下马照做。

张头儿也凑过来,拉了拉玉如意的袖口,“圣主,您这是?”

“安泰司副使,”玉如意瞅他,“看看那些百姓身上的红疹,见过吗?”

张头儿扫视了一圈,边摇头边皱眉,“这……有些眼熟,但属下没见过。”

“没见过眼熟什么?”玉如意白他一眼,开始跟晏枷交谈,“如果这真是你说的大灾后传染的疫病,这些百姓的性命……”

“啊啊啊!痒!疼!啊——”道边响起人的嘶吼,吓得玉如意一惊。

众人斜眼望去,只见那嘶吼的人弓起半个身子,用力挠抓着自己的脸,随着他的叫声,他脸上出现了五六道抓痕,淌出血液……

这人竟将脸皮抓花了!

不单是脸,他的四肢、以及裸露的腰腹,布满了深入皮肉的长条抓痕,不知道的以为是遭遇了什么酷刑,而他把那皮肉扣下之后,还是不停在扭动着,须臾,